父母爱读书,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

育儿视点 郁林 2017-06-26 15:46
分享到:
文学大师博尔赫斯说:我一直想象,天堂应该是某种图书馆。钱杨夫妇的家就是天堂般的图书馆。
 
走进杨绛、钱钟书的家里,只觉得满室书香。
 
他们把客厅与书房合二为一了,主要空间都被书桌和书柜占据着。两张老式的单人沙发挤在一隅,权且待客。
 
俭朴的房间里,最醒目的是放满书籍的大小书柜:中文与外文,古典与现代杂陈,显示着两位主人中西文化贯通。《围城》的英、俄、德、日文译本也夹杂在其中。(《杨绛传》第225页,罗银胜著,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5年12月版)
 
杨绛曾称钱钟书为“书痴”,其实夫妇两人均嗜书如命,乐此不疲。新的、旧的、中文的、外文的,但凡到手都要翻翻看看。
 
好在供他们阅读的书,如富人“命中的禄食”那样丰足,会从各方面源源不断供应。
 
外文书刊也从不断炊。只要手中有点外汇,他们就张罗着买书,国外出版社的稿酬,他们一般不取现金,而是开出书单子,请对方以实物支付。(《杨绛传》第225页,罗银胜著,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5年12月版)
 
钱钟书和杨绛爱读书,是众所周知的。
 
钱钟书19岁那年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,一入学就发宏愿“横扫清华图书馆”。
 
当时清华图书馆藏书很多,中文洋文都有,整日开放,钱钟书是在校借书最多的一位。
 
据甘毓津回忆说:“他(钱钟书)起劲时,图书馆库里的书,逐排横扫。他喜欢把书里精彩或重要的部分,在旁边用粗铅笔画上竖线。”
 
在牛津求学期间,钱杨二人晚上回到寓所,就拉上窗帘,相対读书。
 
 
当时,夫妇二人居住在瑙伦园(Norham Gardens)16号。但饱蠹楼(牛津大学总图书馆)是他们在牛津的第二个家,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这个图书馆里消磨。
 
有杨先生在旁,在饱蠹楼苦读的钱先生坐拥书城,有“红袖添香夜读书”的福气。
 
杨先生也在这段时间读了很多英国文学作品,从古典文学到十九世纪的作家都读了个遍。
 
"钟书在巴黎的这一年,自己下功夫扎扎实实地读书。
 
法文自十五世纪的诗人维容读起,到十八、十九世纪,一家家读将来。德文也如此。他每日读中文、英文,隔日读法文、德文,后来又加上意大利文。
 
这是爱书如命的钟书恣意读书的一年。
 
我们初到法国,两人同读福楼拜的《包法利夫人》,他的生字比我多。但一年以后,他的法文水平远远超过了我,我恰如他《围城》里形容的某太太“生小孩儿都忘了。”(第98页)
 
读书对钱杨二人而言是莫大的享受,是生活必需品,贯穿其一生。
 
在特殊时期,无书可读时,就读字典,一页一页读。
 
而且钱先生读书,不是泛泛而读,而是一边读书,一边极为认真地做笔记。
 
许多人说,钱钟书记忆力特强,过目不忘。
 
他本人却并不以为自己有那么“神”。他只是好读书,肯下功夫,不仅读,还做笔记;不仅读一遍两遍,还会读三遍四遍,笔记上不断地添补。
 
所以他读的书虽然很多,也不易遗忘。(《杨绛传》第245页,罗银胜著,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5年12月版)
 
钱先生去世后,杨先生整理出钱先生留下的数量惊人的笔记。
 
2000年,杨绛先生与商务印书馆达成协议,将钱钟书的全部读书笔记影印出版,名为《钱钟书手稿集》。共分为《容安馆札记 》《中文笔记》《外文笔记》三部分。
 
《容安馆札记 》有三大册,2000多页,分为802则。
 
《中文笔记》全20册,9本残页、25本大本、38本硬皮本和11本小本,凡83本,涉及3000种以上中文著作及少量外文著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