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地校园安全管理模式观察:信息化成增效利器

智慧校园 中国教育报 2017-03-01 10:46
分享到:

通过专门立法明确学校安全治理的各项制度,厘清在校园安全治理过程中政府、不同行政机关、学校、教师、学生及其家长各自承担的责任。

  近年来,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,校园安全治理成为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及学校工作的重点和难点。2月17日,陈宝生部长在全国学校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中特别强调,教育系统要站在讲政治、讲党性的高度,以更大的努力、更有效的措施、更完善的制度,进一步筑牢校园安全防线,切实保障广大师生生命财产安全。我们必须持续探索和不断创新校园安全治理的模式与方法。

  校园安全管理仍有短板

  缺乏稳定的长效机制。我国传统的校园安全管理基本上是一种运动式和应急性的管理模式。当发生恶性校园伤害事件时,行政机关以及学校普遍开始重视校园安全保卫工作,上级会以下发红头文件的形式要求各校抓紧建立健全保卫组织,加强校园内部巡逻,增强学校周边警力等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恶性事件影响的淡化,学校和行政机关的安保工作则开始松懈。

  主体责任体系尚未健全。校园安全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,包括交通、消防、饮食、卫生等,不仅涉及教师、学校、教育行政机关等教育领域主体,而且涉及公安、建设、卫生、工商等其他行政机关以及家庭、社区、民间组织。由于责任主体的多元化和复杂化,现实中容易存在主体职责不清、互相推诿等情况,不同层面的主体之间缺乏相互配合、共同参与的平台。

  干预校园欺凌等安全事件经验不足。随着社会形势的发展和社会环境的变化,校园安全事件也在以不同形式呈现和发展。目前广为关注的校园欺凌现象,从最初的肢体欺凌、言语欺凌,逐渐发展为网络欺凌、关系欺凌等,其对被欺凌者造成的生理和心理上的伤害往往需要更为专业的干预,这对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如果此时还是抱着传统观念,认为欺凌“只是孩子间打闹小事”的心态,必定给整个事件的处理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。

  学校安全教育实效不佳。目前各地都在开展安全教育工作,但安全教育的实效性却有待提高。安全教育的内容设计还不够完善,贴近学生生活的内容偏少。教育形式不够多样化,文本说教式教学居多,缺乏生动、形象的案例教学法。应急演练的形式感稍重,学校与社会资源之间缺乏联动平台,影响了教育效果。

  解决校园安全纠纷能力不足。很多学校在处理安全事故时,缺乏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,如不知道保护现场、保全证据等程序性事项,危机公关明显欠缺,从而导致矛盾激化升级。另外,目前司法对学校责任的“过重”认定,也使得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在指责声中走向另一个极端,通过取消课间休息、校外活动等正常教学活动来降低发生校园安全事件的风险,从而引发家长对学校教育活动的不满。

  信息化成为增效利器

  近年来,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都在大力推进校园安全治理工作,标准化、责任化、信息化和专业化成为现代校园安全治理的突出特点。

  标准化。校园安全涉及领域广泛而复杂,每个领域到底依据什么样的标准进行管理,这是校园安全治理的前提和基础。成都市教育局与市公安局联合制定了《成都市学校安全防范标准》,从人防、物防、技防、联防四个方面确定了安全防范标准。天津市综治委校园办专项组则制定了《校园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考核标准》,从安全事故、安全教育、安全管理、治安防控体系建设、打击涉校违法犯罪等角度,考评各区县的校园安全工作。

  责任化。目前很多地方都针对学校安全建立了责任体系,并不断细化和创新对主体责任的规范。例如,江苏南通市教育局针对校园安全责任形成了“1+8+N”机制,即由分管副市长担任组长,形成1个领导小组,由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、安全生产委员会等8个专门委员会协调参与,其他N个与学校安全紧密关联的部门和单位共同参与学校安全工作,整体联动、齐抓共管。长春市利用“网格化”公示板的形式,将学校内部校级领导、部门负责人和具体负责人3个层次的人员职责归纳为26个大项,细化为54个小项,使得校园安全治理责任全面覆盖。